冯玉祥简单介绍,大会上弹射国民党贪污


时间:2012-12-14 12:40:45 来源:不详

冯玉祥简介:冯玉祥(1882.11.6—1948.9.1),中华民国高级将领,爱国将领,西北系军阀首领,爱国民主人士。冯玉祥谱名基善,表字焕章。冯玉祥原籍安徽省巢县夏阁镇竹柯村,生于直隶保定府。冯玉祥简介知多少?我们一起来看看冯玉祥简介。

图片 1

图:一九二八年七月二日,冯玉祥将军成为第三个登上美国 《时代》封面的中国人。

冯玉祥简介:冯玉祥是中华民国北京政府陆军上将,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军衔。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直系军阀政府,曾取得1926年第一次兰封之战、 1933年多伦大捷等战役的胜利。是蒋介石的结拜兄弟,系国民政府抗战青天白日勋章、美国总统二战银质自由勋章、国民政府首批抗战胜利勋章三大抗战勋章获得者。

20世纪20年代所摄冯玉祥半身戎装照,胸前所绣胸牌有“我们是为取消不平等条约誓死拼命”字样。

我的老家是河南南阳,家父尹心田,生于1903年,1922年投军冯玉祥部,在河南开封加入冯玉祥的“陆军11师”学兵团。从1923年起,即被冯玉祥将军调到身边工作。1926年随冯玉祥将军赴苏联访问,并遵照冯的指示留苏学习军事,主修炮兵。1928年底奉命回国,历任冯的机要参谋、传令队长、钢甲列车大队长、交际课长、“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九军第二教导团”教育长、抗日同盟军二师一团团长、冯副委员长驻武汉办事处主任等职。1938年后,又先后任“军委会”战区军风纪巡查团干事长、“军法总监部”军法督察官、“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后冯治安)驻老河口办事处主任及副官处处长等职。军衔陆军少将。他自从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北方特科、成为我党特殊战线上的一名战士后,从未暴露过秘密身份,一直长期在冯玉祥将军身边和原“西北军”部队中为党工作。wWW.lSQN.cN

冯玉祥人物简介

1922年4月,冯玉祥参加第一次直奉战争后,被任命为河南督军。5月下旬,冯将军向全河南省颁布《督豫施政大纲》;6月30日,冯玉祥在河南开封向各界代表发表施政演说,除重申施政大纲外,还特别强调革除陋习、厉行节约,剿灭土匪及不许官吏军人及其他公务人员残害百姓等等;8月,冯将军查没前督军赵倜之家产,用于河南教育事业,筹建了中州大学等教育机构。

由于父亲的特殊身份,我自幼在西北军的军营中长大,和冯玉祥将军及其家人(包括原西北军许多历史人物[注: 历史人物是对历史起推动作用的人物。历史简单的概括就是:发生在以前对社会发展有重要作用事,那历史人物也就不难理解了.当然就是在这些事情中起主导作用的人了。]),有多年近距离接触,耳濡目染,了解一些西北军及冯玉祥将军的情况,现记述如下,以飨读者。

冯玉祥简介: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参与发动滦州起义,失败后被革职,递解保定,1914年7月冯玉祥任陆军第7师第14旅旅长,率部在河南、陕西一带参加镇压白朗起义军。1921年10月10日冯玉祥晋加陆军上将衔。1921年冯玉祥率部入陕,8月任师长,不久署理陕西督军。冯玉祥次年出兵河南参加第一次直奉大战。5月冯玉祥任河南督军,10月任陆军检阅使。1922年12月31日授予陆军上将。1923年5月兼任西北边防督办。1923年11月14日冯玉祥授将军府上将军,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任直方第三军总司令,出古北口作战,中途回师,发动北京政变,推翻直系军阀政府,冯玉祥驱逐清帝溥仪出宫。将所部改编为国民军,任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

冯将军就任河南督军后的一系列举措,深得河南百姓的肯定和欢迎,其威望也大大提高。就在此时,冯将军在河南等地招募了三个混成旅的军队。由于我对冯玉祥的“模范军”早有向往,于是,在安排了母亲的丧事后,便加入了第二十一混成旅工兵营三连当新兵。

留学回国后的“第一课”

冯玉祥简介:1926年3月冯玉祥赴苏联考察,同年9月回绥远五原,冯玉祥为配合国民革命军北伐,组织国民军联军,就任总司令。冯玉祥率部出击甘、宁、陕,11月解西安之围。1927年3月冯玉祥出潼关进入河南,4月冯玉祥所部被武汉国民政府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任总司令。1927年10月冯玉祥击败直鲁联军,取得第一次兰封战役胜利。1927年11月冯玉祥再次击败直鲁联军、取得第二次兰封战役胜利。1928年10月去南京任行政院副院长兼军政部部长,次年辞职北上,被南京政府明令通缉。1930年3月冯玉祥与阎锡山组成讨蒋联军,任陆海空军副总司令。中原大战失败后隐居山西汾阳峪,后隐居泰山。1933年5月冯玉祥与旧部方振武、吉鸿昌等组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总司令。1935年4月冯玉祥被授予陆军一级上将,12月冯玉祥任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于1935年12月冯玉祥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当选中常委,抗日战争爆发后,冯玉祥任第三、第六战区司令长官、第三战区督导长官、国防最高委员会委员、军政部部长、军政部陆海空军抚恤委员会委员长等职。

第—次见到冯玉祥将军

1928年底,从“基辅炮兵学院”毕业的先父尹心田,和同时从苏联各军校毕业的17名同学一起,从莫斯科出发,途经西伯利亚、海参崴、日本,回国到达上海。冯玉祥派其副官处长韩复达从上海将他们接回南京,直接到军政部报到(冯玉祥时任行政院副院长兼军政部长)。报到的当天下午,冯玉祥就接见了他们,并说:“你们在苏联穿着红军的呢子军服,脚蹬大皮靴,住着洋房,吃着面包过了三年。但是,你们知道国内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我请赵亦云在励志社布置了一个中原地区[注: 中原地区中原地区 中原,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中原”是指包括河南省大部分地区以及河南周围的河北省南部、山西省南部,陕西省东部及山东省西部各一部分在内的黄河中下游地区,]灾民现状展览,我请韩处长先带你们去看看这个展览,给你们上‘回国后的第一课’,等你们看完了,咱们再聊。”

冯玉祥于1938年3月29日至4月1日召开的国民党五大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中执常委,1939年11月国民党五届六中全会当选中执常委,1945年5月国民党六届一中全会中当选中执常委,1946年9月以“特派考察水利专使”名义赴美。1948年1月,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成立,当选为常务委员和政治委员会主席,随即发起组织民革驻美总分会筹备会。7月冯玉祥应中共中央邀请,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工作。冯玉祥在苏联驻美大使潘友新的帮助下,8月从纽约乘苏联客轮“胜利”号启程回国,9月1日该轮在黑海在向敖德萨港 行进途中因轮船失火,于1948年9月1日与女儿冯晓达一起遇难,享年66岁。有“基督将军”、“爱国将军”、“倒戈将军”称号。是蒋介石的结拜兄弟,系国民政府抗战青天白日勋章、美国总统二战银质自由勋章、国民政府首批抗战胜利勋章三大抗战勋章获得者。

1922年8月底的一天,陆军第十一师师长冯玉祥在二十一混成旅旅长张之江的陪同下,亲自点名验收新兵。冯将军的点名主要有两个功能:第一,防止虚报人数;第二,发现可塑之才。这次点名,是我第一次见到冯玉祥将军。当喊到我的名字时,冯将军大声点问:“尹心田?”我正步出队列,答:“有!”冯将军又问:“你家在哪里?”我答:“河南南阳。”“你上过什么学?”我答:“中学。”冯将军又问:“你为什么不在家上学,要来投军?”我高声回答:“我早已向往冯将军的模范军,愿意毕生报效民众,报效国家!”冯将军对我的回答看来很满意,微笑着特别地注视了我一会儿,并当着我的面,在花名册上我的名字上方用钢笔画了一个勾。

尹心田和一同回来的张金瑞、张培哲、任子勋、魏凤喜、祁光远、彭秉钧、李啸仓等同学立即去看了这个展览。该展览以照片为主,真实反映了当年河南、陕西、安徽等地旱灾灾区的实际情况,当看到饿殍遍地、孤儿独坐墙头、垂暮老人绝望的眼神、被插着草标当“货物”卖的年轻妇女……大家都感受到了极大的心灵震撼。不仅如此,该展览还展有大量灾民充饥的“食物”:树皮、草根、蝗虫、蝎子、厕所里捞出来晒干的蝇蛆、观音土、各种叫上不名字的野菜……大家沉默不语,心情沉重。

点名过后,冯将军又对在场的所有人做了一次我认为相当重要的讲话。记得他说:“你们没有穿这身军装前,在家都是老百姓,都是‘种粮的’;现在,你们当兵了,成了‘吃粮的’人了,老百姓就是咱们的衣食父母,咱们就是保护国家,保护老百姓的人,谁要是欺负老百姓,就是大逆不道。以后,你们要是有谁以为自己穿上了这身‘老虎皮’,就出去祸害老百姓,只要叫我知道了,决不轻饶!”

第二天,冯玉祥意味深长地对大家说:“现在已经是民国十八年了,政府叫‘国民政府’,咱们是‘国民革命军’,但灾区的老百姓竟然是那个样子,而首都南京的大官小官们,每天却是过着纸醉金迷、歌舞升平的‘太平’日子!这还是什么‘国民政府’!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吧。”

停了片刻,他问大家:“知不知道你们驻防的地方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当时,没有人能回答。

不久之后,冯玉祥就辞掉“行政院副院长兼军政部长”的官职,带着部下回河南了。

沉默了片刻,冯玉样将军接着说:“你们住的地方可不简单啊!这里在大宋朝年间,是京城汴梁的一个重要街区,是外国使节、家属以及来中国的各国侨民住的地方,就像今天北京的东交民巷、西交民巷,可是金贵地方呢!现在,这里的许多老百姓,他们的祖先多半都是当年的外国人和我国现在西部地区少数民族的后代,我们现在是民国啦,提倡五族共和,我们一定要注意尊重其他民族的风俗和生活习惯,注意团结他们。”

“请别临渴掘井”

和“冯夫人”一起进入学兵团

冯玉祥将军是陶行知先生的好朋友。陶先生20世纪20年代在南京北郊晓庄创办乡村教育,冯玉祥一直给予同情和支持。后来,陶先生被迫离开晓庄。但冯将军听说晓庄又办起了儿童自助学校,他很高兴,也时常惦记着。

那次点名后没几天,我的连长董文富突然将我和同我一批参加陆军十一师的另外两名新兵,叫到连部,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心中也有些忐忑。哪知,董连长开口就说:“恭喜你们啦!师长来点名时,在我们连里就看中了你们三个人,决定调你们进学兵团。”

一天上午,冯玉祥由尹心田和魏凤喜俩人陪着来到晓庄儿童自助学校参观,儿童自助学校的负责人、陶行知的学生胡同炳亲切接待了他们。冯玉祥鼓励他们说:“你们学校有陶先生的办学精神,孩子们自己的事自己做,很了不起。”接着又关切地问胡同炳等人:“你们知道这些小孩子生皮肤病的为什么这样多吗?”胡同炳一时答不上来,心中十分惭愧,他没想到,冯玉祥将军在短短的时间里观察情况竟如此细致。

当时,冯将军亲兼学兵团团长。我和黄德全、郝鹏举三人第二天就来到驻防于开封演武厅的学兵团报到。我和郝鹏举分到了炮兵连,排长是董振堂,连长是辛海岑,营长是张自忠,黄德全分到了步兵连。记得冯玉祥将军与李德全女士结婚后,黄德全就被大家戏称为“冯夫人”,后来,连冯将军也知道了。黄德全当时感到十分尴尬,坚决要求改名为黄樵松。

冯玉祥曾在晓庄住过,深知附近老百姓吃的都是池塘里的水,很不卫生。就对胡说:“这都是因为吃的水不干净才引起的。”接着又说:“要想办法改变水源。”说完之后就和大家告别了。

学兵团的生活是相当紧张的,但也是十分充实的,我们每天清晨五点半起床,晚上九点吹熄灯号。从早到晚,几乎连上厕所也要“抓紧时间”。军事训练的严格程度,几乎超过了当时所有的部队。

几天以后,陶行知先生的长子陶宏高兴地对大家说:“冯将军要为我们学校打口井,给我们解决吃水问题,要我们赶快报个计划。”附近农民听到这个消息,都高兴极了,奔走相告。

当时,包括冯将军在内的许多陆军十一师的高级军官(如李鸣钟、张之江、门致中、鹿钟麟、宋哲元等)也经常亲临学兵团授课。

当年,冯将军的军事训练,假设敌首先就是日本兵。因为中日两国军队的武器装备质量相差甚远,所以,根据冯将军的军事教育思想,学兵团十分重视对每个学兵的体能、基本军事技能等训练与培养,无论是步兵、骑兵、炮兵、工程兵或其他兵种,单双杠、跳马、倒立等体育锻炼项目必须达标;对大刀、匕首等冷兵器的使用,必须熟练掌握,还有专门老师教大洪拳、小洪拳等“国术”。在学兵中间,经常举行各种技能的单项或多项比赛,优胜者登榜获奖,造成人人争先、紧张活泼的局面。

马弁成为传令员

1923年春天,学兵团随已升任“陆军检阅使”的冯玉祥将军开拔到北京,驻防南苑。有一天,冯将军指令张自忠营长,要他在学兵团各连中挑选几名学员到自己身边工作(主要是担任机要秘书、贴身警卫等职务)。我有幸被张自忠营长举荐,来到了冯将军的身边,从此,跟随冯玉祥将军转战天南地北、大河上下、国内国外达25年之久。

当时,凡在长官身边做机要、护卫、杂役等工作的人,统称“马弁”。那时,在军队中对这类人有个顺口溜:“护兵、护兵、小马弁,整天围着长官转,一日三餐吃剩饭,三天打来五天换。”人格低下,被人看不起,我非常厌恶别人喊我“马弁”。有一天,当着许多人的面,又有一个人大呼我“尹马弁”,我气愤之余,便联络了张金瑞、祁光远等人一起去找冯将军,我说:“报告先生(当时冯玉祥明令交代身边的人,要一律称他为先生,不许叫官职),我们是一支为国为民的军队,现在早就是民国了,还叫‘马弁’这个前清时旧军队留下来的老称呼,实在太不应该,我们也感到抬不起头。”冯将军笑着问我们:“那你们说叫什么好?”我说:“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上情下达,传达长官的命令,我们几个已经商量了,可不可以叫‘传令员’?”冯将军听了以后很高兴,笑着连连说:“好,好!以后不准再叫‘马弁’了,就叫‘传令员’好了。”

从此以后,“传令员”这一称谓,在冯将军领导的西北军中,一直沿用了20多年。

冯将军派我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

记得刚到冯将军身边时,北京的天气已转入初夏。我们刚换完夏装不久,在冯将军居住的南苑军营仁字斋房前,冯将军把我叫到面前,开玩笑地说:“派你个任务,到城里北京大学替我接位客人来。”副官长石敬亭将军接着给我交代了去北大接一位教授,名叫余天休。

我按照石长官的交代,乘车前往住在北京城里东黄城根的余天休教授家。在我的想象里,当时的大学教授,大多是戴着眼镜、穿着长衫的老人,哪知,迎接我的却是一位个头不高、穿着西装、浓眉大眼、目光炯炯的“小伙子”,我怀疑地问他:“您就是余天休教授吗?”对方哈哈大笑说:“天下就我一个余天休,有假包换!”在回南苑的路上,余教授一开口就让我又吃了一惊:“你大概是河南人吧?”我很诧异地反问:“您怎么知道的?”余教授说:“你的河南口音告诉我的。”

后来我才知道,余天休教授是北京大学教授,还不到30岁。他是我国近代最早倡导开发大西北的人,在1922年,他就在北京创办了“中国殖边协会”并亲任会长。他身体力行,大力倡导和推进“殖边运动”,为开发我国大西北做广泛宣传,冯将军请他到南苑来,就是要他给自己和手下的官佐上“殖边”课的。

当年,有许多文人学者应邀来给冯将军讲各种内容的课,冯将军总是鼓励我们这些身边的人,随他一起上课。我至今仍然庆幸,当年能有这么好的机遇,陪冯将军一起学习。

余教授的课,是我最喜欢听的课之一。特别是余教授当时就明确指出中国边疆地区地大物博,但人口稀少,而我国大多数人口,却集中在东南沿海一带,这是很不平衡的结构,应该大力提倡“开发边疆”。冯将军非常赞同余天休教授的观点,这大概也是他后来同意担任“西北边防督办”一职的思想基础之一吧。

尹心田(1903-1998),河南南阳县人,1921年投入冯玉祥的“模范军”,此后长期在冯玉祥将军身边工作,与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等多有接触和往来,是西北军的历史见证人之一。他1926年随冯玉祥将军访问苏联,入苏联基辅军事学院留学四年;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秘密地下党员。曾任冯玉祥部队装甲列车司令、汾阳军校教育长。1935年,任冯玉祥办公厅上校交际处处长;1941年任第33集团军少将高级参谋;淮海战役前夕,协助张克侠、何基沣策动59军、77军前线起义,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原载:人民政协报

本文由快3走势图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冯玉祥简单介绍,大会上弹射国民党贪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