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险些截获日军偷袭珍珠港情报,震惊日

“あ号作战”,就是日军打响太平洋战争[注: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偷袭美国设于太平洋珍珠港的海军所在地,同时轰炸英、美军队,发动了太平洋战争。美国和英国对日宣战。]的一连串军事部署中,由广东方面第23军“波”部队执行的攻占香港的作战方案。更可怕的是杉坂所携带的文件,还提到了奇袭珍珠港的作战计划。因为“あ号作战”的开战命令中,要求“波”部队必须等待珍珠港奇袭成功后,才可以发起对香港的攻击。

冷静下来的日军指挥机关,马上做出了两个决定。第一,命令广州方面的陆军航空队冒着恶劣天气出击,猛烈轰炸上海号残骸,务必毁尸灭迹;第二,命令驻扎淡水的第66步兵联队三个大队立即出发,前往上海号坠毁地域,寻找幸存人员。

日军内部的看法,杉坂的死,应该和日军营救的仓促和部署不周有关。中国军队的再次出动,显然是因为前一天日军轰炸“上海号”残骸引发的。一架已经坠毁的己方飞机,还要加以猛烈轰炸,显然是要隐藏什么秘密。

“上海号”,是中华航空公司使用的一架DC-3民用运输机,固定飞行上海-广州航线,12月1日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载客14人,机组人员4人,总计18人前往广州。这个中华航空公司和今天在台北的中华航空公司不是一家,而是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建立的民用航空公司。它使用的飞机中有四架当时较为先进的DC-3运输机,或为日本按照许可证生产,或为侵华战争中缴获,分别命名为“昆明号”、“重庆号”、“中山号”和“上海号”,用于日本占领区的定期班机飞行。

我们离开飞机,随即将所有机密文件撕成碎片,埋在了几十处地点,无法复原了。

此时,距珍珠港打响,已经不到24个小时……

难怪日军整个指挥机关一片混乱。(日军称为“惊天动地的大骚动”,大本营海军部、陆军部的幕僚们“呆然”、“Shock”)

1941年12月1日晚,珍珠港事变前的一个星期。

日军驻广东的第七航空联队虽然全体出动沿着航线寻找,却一连两天一无所获。正在此时,南京日军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奉命严密监视中国方面各电台信号的特高课译电班,译出一份重要的电文:

遗憾的是,美军压根就没有重视中国方面的警告。这也是因为中国方面曾经多次提供日军即将袭击美军的情报,而美军一律认为这是中国试图挑起美日冲突的阴谋。直到真的发生了珍珠港事变,美方才认识到中国方面的情报能力,并在二战中与中国展开了卓有成效的情报合作。

同时,波集团情报部门也截获破译了另一封发给重庆的电报,称已将敌机机体破坏,缴获品及收缴的文件将上送处理。

对久野的询问立即开始。久野虽然负伤而且虚弱,神志却十分清醒,他作了如下叙述———

然而,如果只有他们,这架飞机的重要性还不算高,真正要命的是这架飞机上还有日本陆军大本营联络参谋杉坂共之少佐一行,杉坂的身上携带着大本营“极秘”的“あ号作战”开战命令!

此时,距珍珠港打响,已经不到24个小时……

冷静下来的日军指挥机关,马上做出了两个决定。第一,命令广州方面的陆军航空队冒着恶劣天气出击,猛烈轰炸上海号残骸,务必“毁尸灭迹”;第二,命令驻扎淡水的第66步兵联队三个大队立即出发,前往上海号坠毁地域,寻找幸存人员。

也难怪,这个作战计划太匪夷所思了,不是日本海军参谋奇才黑岛龟人的怪脑袋,根本想不出来。

珍珠港事变前夕,一架名为上海号的DC-3运输机在广东神秘失踪,曾让日军大本营惊惶失措,险些改变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

6日夜9时,日军驻淡水守备部队荒木支队报告,在城北门接到了一名负伤的日军幸存者。经过鉴别,他正是杉坂少佐的助手,日本陆军25军司令部副官久野虎平。

根据飞行管制的纪录,日军发现,“上海号”最后的停留地是台湾松山机场。12月1日上午,该机到达松山机场加油。《每日新闻》台北部部长富田幸男到机场拜会田知花信量局长,曾经看到杉坂参谋在休息室闲坐。下午1点30分,“上海号”起飞前往广东,就此一去不复返。按照气象纪录,当时广东大亚湾一带正有一个暴风云团经过。

“1日14时,职部平山墟守军狙击大型日机一架,该机坠毁于稻田,有四名日兵进行顽抗,为我击毙,并在机内发现坠毁时死亡三人,现正进一步调查核实战果中。”

这时,日军的整个情报系统都已经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隐藏在第七战区内部的日本间谍报告,独立第九旅报告中击毙的那名日军军官,身着少佐制服。

不要说美军不重视,连军统内部对这样的情报也半信半疑,军统大将文强是相信日军对美开战这一危险的,然而,当他和军统香港站站长王新衡讨论这一问题时,王新衡的反应是“蛇怎么可以吞象?!”

大本营杉山元大将发

6日拂晓,日军大本营再次催问情况。这时,离开战的时间只有两天了。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鉴于文件的丢失很可能造成奇袭的失效,为了避免执行奇袭的部队陷入对方预设伏击,建议推迟作战时间,至少改到12月10日。

6日拂晓,日军大本营再次催问情况。这时,离开战的时间只有两天了。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鉴于文件的丢失很可能造成奇袭的失效,为了避免执行奇袭的部队陷入对方预设伏击,建议推迟作战时间,至少改到12月10日。

……

这架飞机上有日本陆军大本营联络参谋杉坂共之少佐一行,杉坂的身上携带着大本营极秘的あ号作战开战命令!

这样一架不大不小的民用飞机,怎么会让整个日军指挥机关一片忙乱呢?

正在此时,南京日军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奉命严密监视中国方面各电台信号的特高课译电班,译出一份重要的电文:

……随后对坠机现场周围进行进一步搜查,在距离坠机地点1.2公里的地方发现一名日军军官。该军官用手枪和战刀进行抵抗,经喊话不从,将其击毙……

杉坂还活着!日军的希望之火又点燃了。

珍珠港事变前夕,一架名为“上海号”的DC-3运输机在广东神秘失踪,曾让日军大本营惊惶失措,险些改变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注: 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年-1945年),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所进行的规模最大的全球性战争。战争最高潮时全球有61个国家和地区参战,有19亿以上的人口被卷入战争。]的进程。中日双方关于此事件的资料颇为翔实,二战历史作家吉村昭甚至专门写了一部《大本が震えた日》来描述这一事件。

正在这时,又一份破译电文如同兜头冷水浇了下来。

假如杉坂手中的命令落入中国方面手中转交英美,那整个太平洋战争的局面都可能逆转———要知道这时离日军奇袭珍珠港还有整整一周时间!

一、大陆令第五七二号发令如下

这样一架不大不小的民用飞机,怎么会让整个日军指挥机关一片忙乱呢?

12月5日下午2时,日军到达上海号残骸附近,看到残骸已经被炸毁。意外的是,日军士兵这时发现在飞机下方200米的草丛中,有人呼救!经过抢救,发现是多处负伤的日军第十五通讯联队军官宫原中尉。据他回忆,坠机后,有一个军官带着他的一个同伴迅速离去。

从明确记载开战时间,就可以看出这份文件的重要性。由于日军对夏威夷和南洋方面作战成功的希望寄托在“奇袭”上,因此对开战命令的保密极为严格,派出杉坂携带密件乘坐民航机飞往广东,而不使用电波传送,不使用日军军用飞机,就是为了增强保密性。事实上,即便是日军支那派遣军总军司令官俊六大将,也是到12月2日,也就是第二天下午3点,才得到开战的命令!这些措施对盟军产生了相当大的迷惑性,无论美英,对日军即将立即开战毫无觉察,直到珍珠港事变前一天,美国情报人员才破获了日军密电,得知日军确认谈判破裂,即将开战,并急报马歇尔将军。遗憾的是,破获的情报对日军开战时间、进攻方向一无所知,又经历了一连串阴差阳错的耽搁,而未能给夏威夷和南洋守军提供任何预警。假如杉坂手中的命令落入中国方面手中转交英美,那整个太平洋战争的局面都可能逆转——要知道这时离日军奇袭珍珠港还有整整一周时间!

气氛顿时转为沉重,12月4日,极度不安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一面派另外一名联络参谋高山信武少佐携带文件副本赶去广东,一面上报参谋本部及南方总军司令部———杉坂少佐携带的文件,落入敌手的可能性极大,根据敌情,我军夺回文件的机会不大,请立即按照文件已经泄漏的前提妥善处理开战准备。

“杉坂少佐焚毁文件不成,遂与我离开飞机,试图寻找山下友军。2日晨即将下山时,发现附近有中国军队在活动,于是折回高地隐蔽。两天后因没有食物,我二人决计向另一方向突出。走到中途,听到飞机坠毁方向传来枪声,知有友军来援,于是赶来会合。但因为道路险峻,无法接近,熬到下午,中国搜索兵出现,将我击伤,杉坂少佐逃走,我二人分开。晚上不见中国兵踪影,乃挣扎到此地……”

日军在中国前线每天无事战死三位数,这样一架不大不小的民用飞机,怎么会让整个日军指挥机关一片忙乱呢?

然而,具体指挥搜救任务的波集团参谋长栗林忠道将军意识到事情可能还有转机。首先,根据中国军队的电报,上海号上死亡人数和该航班的人数不符,很可能还有幸存者。其次,中国军队的电文密级不高,而且处理问题节奏较慢,似乎并未重视这一事件。

珍珠港事变前夕,一架名为“上海号”的DC-3运输机在广东神秘失踪,曾让日军大本营惊惶失措,险些改变了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

从东京的大本营陆军部、海军部,正在向珍珠港航行的联合舰队第一航空队,到台北的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注: 寺内寿一(1879年8月8日—1946年6年12日)日本陆军上将,伯爵。 生于东京。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毕业。参加过日俄战争。]大将,到广东前线的第23军“波”部队司令官酒井隆中将,整个日本指挥机关都被一个沉重的消息压抑着——应该在当天下午到达广州的“上海号”民航机,依然没有到达。从时间推断,该机的油料最多也只能维持到下午5点,此时,肯定已经迫降或者坠毁。日军大本营严令在南京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全力寻找。

杉坂还活着!日军的希望之火又点燃了。

接到栗林的电报,加上推迟作战开始时间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大本营决定一切开战部署照计划进行。

二、开战时间X日,确认为十二月八日

12月5日下午2时,日军到达上海号残骸附近,看到残骸已经被炸毁。意外的是,日军士兵这时发现在飞机下方200米的草丛中,有人呼救!经过抢救,发现是多处负伤的日军第十五通讯联队军官宫原中尉。据他回忆,坠机后,有一个军官带着他的一个同伴迅速离去。

“あ号作战”,就是日军打响太平洋战争的一连串军事部署中,由广东方面第23军“波”部队执行的攻占香港的作战方案。更可怕的是杉坂所携带的文件,还提到了奇袭珍珠港的作战计划。因为“あ号作战”的开战命令中,要求“波”部队必须等待珍珠港奇袭成功后,才可以发起对香港的攻击。

核心提示:中国破获的情报对日军开战时间、进攻方向一无所知,又经历了一连串阴差阳错的耽搁,而未能给夏威夷和南洋守军提供任何预警。

然而,具体指挥搜救任务的“波”集团参谋长栗林忠道将军意识到事情可能还有转机。首先,根据中国军队的电报,上海号上死亡人数和该航班的人数不符,很可能还有幸存者。其次,中国军队的电文密级不高,而且处理问题节奏较慢,似乎并未重视这一事件。

“上海号”何方神圣,它的安危竟让日本全军如此震动呢?

あ号作战,就是日军打响太平洋战争的一连串军事部署中,由广东方面第23军波部队执行的攻占香港的作战方案。更可怕的是杉坂所携带的文件,还提到了奇袭珍珠港的作战计划。因为あ号作战的开战命令中,要求波部队必须等待珍珠港奇袭成功后,才可以发起对香港的攻击。

三、御棱威预祝诸君作战成功

这时,栗林忠道向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发出了自己的见解———可以确信中国人没有得到文件,请准时开战。栗林的结论是有他可靠的逻辑的。他知道杉坂这样忠实的军人,只要一息尚存,就不会放弃自己的职责。到12月5日杉坂才被击毙,有三天的时间,足够他处理掉这些文件了。

这架飞机上有日本陆军大本营联络参谋杉坂共之少佐一行,杉坂的身上携带着大本营“极秘”的“あ号作战”开战命令!

1941年12月1日晚,珍珠港事变前的一个星期。

日军内部的看法,杉坂的死,应该和日军营救的仓促和部署不周有关。中国军队的再次出动,显然是因为前一天日军轰炸上海号残骸引发的。一架已经坠毁的己方飞机,还要加以猛烈轰炸,显然是要隐藏什么秘密。

这时,栗林忠道向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发出了自己的见解———可以确信中国人没有得到文件,请准时开战。栗林的结论是有他可靠的逻辑的。他知道杉坂这样忠实的军人,只要一息尚存,就不会放弃自己的职责。到12月5日杉坂才被击毙,有三天的时间,足够他处理掉这些文件了。


时间:2012-12-14 12:40:22 来源:不详

这时,日军的整个情报系统都已经进入了高度警戒状态,隐藏在第七战区内部的日本间谍报告,独立第九旅报告中击毙的那名日军军官,身着少佐制服。

1941年12月1日晚,珍珠港事变前的一个星期。

无疑,“上海号”和杉坂的命运,就隐藏在从台北到广州的旅程里。但是,日军驻广东的第七航空联队虽然全体出动沿着航线寻找,却一连两天一无所获。到12月3日,日军整个指挥机构都陷入了抓狂的状态。

1日14时,职部平山墟守军狙击大型日机一架,该机坠毁于稻田,有四名日兵进行顽抗,为我击毙,并在机内发现坠毁时死亡三人,现正进一步调查核实战果中。

同时,“波”集团情报部门也截获破译了另一封发给重庆的电报,称“已将敌机机体破坏,缴获品及收缴的文件将上送处理”。

“上海号”是一架美式DC-3运输机(日本仿制时称为零式运输机),是当时民航普遍采用的机种,以安全可靠着称。这架飞机并不是上海号本身,而是一架当时日军使用的同型机,“上海号”属于民航机,没有日军的旭日徽标志。wWw.lsqn.CN

接到栗林的电报,加上推迟作战开始时间会带来更大的风险,大本营决定一切开战部署照计划进行。

气氛顿时转为沉重,12月4日,极度不安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一面派另外一名联络参谋高山信武少佐携带文件副本赶去广东,一面上报参谋本部及南方总军司令部———“杉坂少佐携带的文件,落入敌手的可能性极大,根据敌情,我军夺回文件的机会不大,请立即按照文件已经泄漏的前提妥善处理开战准备。”

可要是从日军缴获到作战计划,那各方对这一危险的态度毫无疑问会发生180度的大转弯。

6日夜9时,日军驻淡水守备部队荒木支队报告,在城北门接到了一名负伤的日军幸存者。经过鉴别,他正是杉坂少佐的助手,日本陆军25军司令部副官久野虎平。

正在这时,又一份破译电文如同兜头冷水浇了下来。

本文摘自《国破山河在》作者:萨苏,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日军驻广东的第七航空联队虽然全体出动沿着航线寻找,却一连两天一无所获。正在此时,南京日军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奉命严密监视中国方面各电台信号的特高课译电班,译出一份重要的电文:

对久野的询问立即开始。久野虽然负伤而且虚弱,神志却十分清醒,他作了如下叙述———

从东京的大本营陆军部、海军部,正在向珍珠港航行的联合舰队第一航空队,到台北的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到广东前线的第23军“波”部队司令官酒井隆中将,整个日本指挥机关都被一个沉重的消息压抑着———应该在当天下午到达广州的“上海号”民航机,依然没有到达。从时间推断,该机的油料最多也只能维持到下午5点,此时,肯定已经迫降或者坠毁。日军大本营严令在南京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全力寻找。

这份作战命令的第一页如下:

假如杉坂手中的命令落入中国方面手中转交英美,那整个太平洋战争的局面都可能逆转———要知道这时离日军奇袭珍珠港还有整整一周时间!

“我们离开飞机,随即将所有机密文件撕成碎片,埋在了几十处地点,无法复原了。”

日军最担心的,就是中国方面的情报人员,预先发现了杉坂的身份,在飞机上做手脚,令其中途坠毁,或者调动战斗机截击。这种担心并非没有道理,中国的情报部门在二战中效率极高。这之前,中国方面虽然没有获得日军的作战计划,但是戴笠所属的军统局已经根据掌握的各种情报,分析得出结论,通知美方——日军可能要偷袭珍珠港,时间就在12月上旬!

杉坂少佐焚毁文件不成,遂与我离开飞机,试图寻找山下友军。2日晨即将下山时,发现附近有中国军队在活动,于是折回高地隐蔽。两天后因没有食物,我二人决计向另一方向突出。走到中途,听到飞机坠毁方向传来枪声,知有友军来援,于是赶来会合。但因为道路险峻,无法接近,熬到下午,中国搜索兵出现,将我击伤,杉坂少佐逃走,我二人分开。晚上不见中国兵踪影,乃挣扎到此地……

“……随后对坠机现场周围进行进一步搜查,在距离坠机地点1.2公里的地方发现一名日军军官。该军官用手枪和战刀进行抵抗,经喊话不从,将其击毙……”

这架飞机上面,的确有一些非同小可的人物。当时日军在南洋的战事尚未打响,但嗅觉最灵敏的新闻界已经感到南方的空气中有一丝不正常的气息。日本第二大新闻社《每日新闻》上海支局局长田知花信量、新闻电影制片厂的主任摄影师矶部奉命乘该机前往广东,第十五航空通信联队的宫原大吉中尉等一批日军技术人员也乘该机到广州待命。他们还不知道紧急调动自己前往广东,是为了南洋作战打响后增强南方军方面的通信技术力量。

从东京的大本营陆军部、海军部,正在向珍珠港航行的联合舰队第一航空队,到台北的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到广东前线的第23军波部队司令官酒井隆中将,整个日本指挥机关都被一个沉重的消息压抑着———应该在当天下午到达广州的上海号民航机,依然没有到达。从时间推断,该机的油料最多也只能维持到下午5点,此时,肯定已经迫降或者坠毁。日军大本营严令在南京的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全力寻找。

“1日14时,职部平山墟守军狙击大型日机一架,该机坠毁于稻田,有四名日兵进行顽抗,为我击毙,并在机内发现坠毁时死亡三人,现正进一步调查核实战果中。”

本文由快3走势图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军队险些截获日军偷袭珍珠港情报,震惊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